火熱都市异能 靈境行者 起點-第五十八章 鬼新娘讀書


靈境行者
小說推薦靈境行者灵境行者
接下来,他们在内院西边的戏台子旁,找到了火魔。
戏台子荒废多年,帷幔垂挂,破破烂烂,台上台下都积满了灰尘。
他呆坐在板凳上,目光无神的望着戏台子,仿佛空无一人的戏台上,正唱着大戏似的。
张元清脸色一沉,在他的视野里,火魔身上阴气郁结,魂魄将离未离,已是濒死。
他急忙走过去,伸手搭在火魔肩膀,眼底黑色涌动,源源不绝的把阴气摄入掌心,吞噬消化。
火魔打了个寒颤,空洞的双眼恢复一抹神采,下意识的开口叫嚷:
“好冷,好冷……”
这位火师一边哆嗦,一边四下张望,看见身边的张元清和不远处的谢灵熙,叫道:
王的爆笑無良妃 小說
“艹,你们去哪了?一出大堂就没了人影……”
“所有人都分散了。”张元清摆摆手,打断对方的质问,问道: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“我和你们分散后,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,然后听见有人唱戏……”火魔一边说着,一边回忆:
“我循着声音过来,看到这边有戏台子,有一个女人在台上唱戏,我就看了几眼,然后,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说到这里,他浑身一个哆嗦,看见了远处破败多年的戏台,哪来的唱戏女子?火魔充满感激的看着身边的夜游神,“是你救了我?”
“这是很明显的事。”张元清面带微笑。
呼…..火魔如释重负,想起刚才的经历,一阵后怕:“我的技能和道具,在怨灵面前毫无用处啊。王泰兄,多谢了。”
虽说每個职业都有不同的特点,但怨灵能无声无息的控制火魔,多半还是靠级别压制。
灵异类的“怪物”,诡异莫测,专业不对口的话,对付起它们会很麻烦。不过也有缺点,就是害人的手段不够直观。
效率不如拿刀捅。
三人在戏台边的,布满蛛网的化妆室里,找到了一枚金钗。
地产女王
拿着金钗,得到了聘礼的火魔一颗心算是落回肚里,这才问道:
“西施和齐天大圣呢。”
谢灵熙摇摇头:“还没找到,希望他们能像你这般幸运。”
火魔瞥她一眼:“你很想他们死?”
谢灵熙楚楚可怜,满脸委屈:“哥哥怎么能说这样的话,我们是同伴呀~”
火魔便懒得理她了,两人之前发生过口角,他被这个小丫头婊里婊气的姿态气的够呛,不太待见她。
当然也是因为少女不在火魔的xp上,不然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三人离开此处,转去另外一座院子,这座宅子比想象中的要大,后院被切割成一座座小院,有的用来当花园,有的搭建戏台。
行了一阵,拥有夜视能力的张元清,瞧见远处一道人影,踉跄奔来。
此人穿着豆豆鞋紧身裤,精神小伙打扮,正是齐天大圣。
“伱们怎么在这里?”他惊喜的靠拢过来。
张元清眼底漆黑涌动,审视了片刻,确认是本尊。
四人碰头,把各自的遭遇说了一遍,齐天大圣走散后,误入了一座院子,院内有一屋子亮着烛光,他推门查看,屋内空无一人,床上整齐叠着一床喜被。
齐天大圣猜测是聘礼之一,但他遵从心的意志,默默退走。
而后就遇上了张元清等人。
火魔听的目瞪口呆:“最怂的人反而最安全?”
“你这是什么话,我是谨慎,不是怂。”齐天大圣为自己挽尊。
有道理,有时候能活下来的,未必是最聪明最有本事的,而是最怂的……张元清打断两人无谓的争论,望向齐天大圣,问:
“喜被在哪里?”
齐天大圣望向身后。
在他的带领下,四人来到那处院子,果然看见一间屋子亮着烛光。
张元清见队员们露出畏惧之色,无奈的吐出一口气:
“我去替你取来。”
这里是夜游神的主场。
当即进了屋子,在他迈过门槛后,格子门自动关闭。
外面的谢灵熙等人,看见格子门关闭的瞬间,‘王泰’的身影便消失了,屋内烛光昏暗,却没有映出他的影子。
焦灼的等待了几分钟,格子门“哐当”一声被撞开,‘王泰’抱着一床喜被夺门而出。
他模样有些狼狈,身上衣服多处破损,染有血迹。
“大圣,接着!”
张元清把喜被丢给齐天大圣,后者惊喜的接过,紧紧抱在怀里,正要问他在屋里发生的事,张元清却说道:
“走吧,去找西施。”
齐天大圣不好再问,随着队友们继续在内院探索。
夜幕沉沉,无星无月,唯一的光源是挂在檐下的红灯笼,把这片死寂的世界染上猩红。
偶尔一阵阴风吹来,檐下的灯笼摇晃,愈显恐怖。
“快过来,我在这里……”
重生千金也种田
突然,柔媚的嗓音从前方传来。
张元清等人望去,看见西施站在檐角的灯笼下,朝众人招手。
她站在那里,身子泥塑般一动不动,僵硬的招手,脸上的笑容也很僵硬,带着几分诡异。
我的女友制造机
“西施!”
齐天大圣见她无碍,松了口气,正要过去,肩膀被火魔按住。
同时,耳边响起张元清的声音:“你看她的鞋子。”
鞋子?齐天大圣凝视细看,瞳孔略有收缩。
她脚上穿的是一双红色绣花鞋。
她不是西施!!
“过来啊,你们过来啊……”
西施还在招手,脸上笑容僵硬而诡异。
“越过她,不要理会!”
张元清低声说。
见身为夜游神的他脸色凝重,齐天大圣连忙收回目光,有些紧张,不敢再看。
众人继续走了片刻,张元清目视前方,道:
“你们还记得西施进宅子时,说看到有个女人站在红灯笼下吗。”
闻言,火魔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隐约看见那个女人站在原地,不再招手,静静的注视着他们。
“真特么渗人…..”火师啐了一口。
谢灵熙不解道:“她为什么会变成西施姐姐的模样?”
张元清望着前方某处,叹了口气:“你们自己过去看就知道了。”
什么意思?三人起初没明白,又走了一小段路,隐约看见前方屋檐下,吊着一个人影。
“西施姐姐?”谢灵熙惊叫道。
那人正是西施,她吊死在了檐下,娇媚的脸庞窒息扭曲,双眸圆瞪,遍布血丝,脸色青白,嘴唇微微吐出。
死状凄惨。
齐天大圣和火魔又惊又惧,没想到她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里。
拥有夜视能力的张云清早就看到了,已经过了惊愕的阶段,他领着神色复杂的三人走近尸体。
西施静静的垂挂,张元清摸了摸手,一片冰凉,死亡时间在半小时以上。
“是西施姐姐的婚帖。”
谢灵熙指着落在尸体脚边,那里落着一本红色帖子。
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卖报小郎君
张元清扫了一眼婚帖,不予理会,眼底漆黑涌动,沟通了西施体内残存的灵体。
他得验证一下,西施是死于怨灵,还是其他因素。
眉心霍然膨胀,不属于自身的记忆汹涌而来。
他看到了西施几段破碎的往事,这个姐姐是2级水鬼,桐省南杭市的灵境行者,非官方人员,是某个民间灵境行者组织成员。
她现实里的职业是护士,同时与科室主任、富商、灵境组织的管理者等数名男性保持关系。
不婚主义者,不相信爱情,男人在她眼里就是资源。
是一名混的很不错的交际花。
记忆的最后,张元清看到了一道穿着嫁衣的幽影出现,画面戛然而止。
她是被鬼新娘杀死的?!张元清睁开眼睛,一脸愕然,脊背发寒。
他心说不可能啊,鬼新娘怎么会提前出手?她不是在等待择婿吗。
倘若鬼新娘能随时出手,那还怎么玩?
另外,既然鬼新娘亲自出手杀人,为什么只杀西施,而不对自己等人动手?或者,是还没动手而已?
这时,他听见了谢灵熙和齐天大圣谈论的声音:
“她的性别怎么被划掉了?”
“不知道,可能死了之后,都会被划掉?”
张元清一愣,立刻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谢灵熙把婚帖递了过来。
张元清凝眸一看,西施的“性别”被一道浓墨划去。
谢灵熙睁着明眸,“王泰哥哥,你在西施姐姐的灵体里看到什么了?”
齐天大圣和火魔当即投来目光。
“她是被鬼新娘杀死的!”
“什么?!”
三人面色骇然,警惕的左顾右盼。
鬼新娘若是出手,只怕在场面每一个能活下来,按理说不至于啊,即便是S级任务,难度高归高,总归要给他们一线生机才是。
“我有一个想法,但逻辑有不通……”张元清沉吟一下,望向小鹿般机敏的谢灵熙,“能让我看看你的婚帖吗。”
“噢!”
她倒是很配合,抽出夹在裤腰带上的婚帖。
张元清接过,展开一看,神色古怪:“性别男?”
火魔和齐天大圣探过头来,看见性别那一栏,写的是“男”。
齐天大圣痛心疾首:“你这小姑娘看着眉清目秀,没想到是个带把的?!”
“什么呀~”谢灵熙羞红了脸,解释道:“我是觉得,鬼新娘要找的是夫婿,那夫婿肯定是男人啊,如果我填了女人,那便不符合规矩,岂不是直接淘汰?”
火魔和齐天大圣陷入沉思。
谢灵熙的性别写了男,那我猜的就没错,旧版女性直接通关,而新版女性直接gg,因为这是S级灵境,直接通关,哪有这么便宜的事……张元清的推测得到了验证。
西施是被鬼新娘直接抹杀的,原因就是不符合新郎的设定。
他把自己的推理说了出来,听完,谢灵熙一脸难过的说:
“我只是猜测,不敢确定,所以便没有说出来,早知道就提醒一下西施姐姐了。”
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!三个男人脑海里默契的浮现这个念头。
现在队伍人数只剩四个,鬼新娘这里还能死一个,也最多只能死一个,还好还好……念在相识一场,张元清把西施的身子解了下来,轻轻放在地上,环顾仅剩的三位同伴,道:
“时间不多,我们该找婚房了。”
虽然没有默数时间,但能大致的估算出,进宅子到现在,差不多快一个小时。
谢灵熙、火魔、齐天大圣,快速把西施的事抛之脑后,暗暗打起精神。
各自拿着聘礼的四人继续前行,深入宅子,沉默的穿梭在不同的花园里,唯有红灯笼与他们相伴。
逛了许久,始终没有找到婚房的四人,忽然看见前方出现一座院子,檐角飞翘,窗门贴着喜字,有融融的烛光透出。
院子通往主屋的路上,铺着猩红的地毯。
“时间一到,婚房就出现了。”张元清看着队友们紧绷的神色,低声道:“走吧。”
他本来还想幽默一句:不要这么紧张,鬼新娘说不定是个胸大臀翘的御姐。
但看见三名同伴宛如奔赴刑场的凝重脸色,张元清识趣的打消调节气氛的想法。
截至目前,他们仍不知道鬼新娘的择婿方式,四选一,还是全都要?
同理,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。
进入院子,走过着红地毯,张元清停在门前,深吸一口气,用力推开格子门。
“哐!”两扇格子门朝里敞开,张元清跨过门槛,紧绷浑身肌肉,扫视屋内布局。
整个房间的布置以喜庆的红色为主,墙上贴着喜字,厅里摆着一张圆桌,桌上两个烛台,半臂长的红烛摇曳,烛下是几碟青瓷,放桂圆花生等物。
东边摆着一张大床,床幔和床单都是喜庆的大红色,但没有被褥。
床边空空如也,没有想象中穿着嫁衣,盖着红盖头的新娘。
鬼新娘不在…….张元清紧绷的心弦缓缓松弛,用力吐出一口气,他回头想和身后的队友说话,扭头后,却发现整个婚房就只剩自己。
三名队友又不见了。
“只有我一个人进了婚房?”张元清陡然一凛,然后反应过来,嘀咕道:“鬼新娘很会玩啊,还给每个人安排了婚房……”
看眼下的情况,符合他之前的第二条推测:四件聘礼对应四名新郎,余者皆死。
“接下来就等着新娘子来临幸了!就是不知道她会选谁……”
张元清反身关门,默默的把小逗比召唤出来,让它趴在自己头上,严阵以待。
他摸了摸婴灵的脑袋,望着房间内喜庆的景象,没来由的想到网上看的段子,心说刚结婚,就有夫有儿,鬼新娘也算走上人生巅峰!
而且儿子还不是黑皮。
烛光璀璨,室内通明,张元清原本想通过蜡烛的燃烧来感应时间的流逝,不料蜡烛格外神异,怎么烧都不见消耗。
不知过了多久,房门‘哐’的一声被阴风吹开,蜡烛瞬间熄灭,阴冷的风呼啸在婚房的每一个角落。
房间一片黑暗,张元清心里一震,头顶的婴灵剧烈颤抖起来,陷入极端的恐惧中,如临末日。
他僵硬的扭头脖子,望向敞开的大门,外头漆黑如墨,拥有夜视能力的他,隐约看见一道身着嫁衣,盖红布头的身影,正踏着红毯,朝婚房走来。
……
PS:今天更了九千字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