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舊檔案笔趣-第十節 遺孀閲讀


舊檔案
小說推薦舊檔案旧档案
游行的队伍消失在小镇的边界上,在直升机上,可以看见丛林的树梢不断的晃动,那是树木即将倒塌的预兆。
随着一声声巨响,大批大批的树木开始倒塌,在人虫的合作下,逐渐开辟出一条通往密林深处的通道。
光斑越来越密集,而且还有肉眼可见的黑色碎片,清澈的湖面如同豆豆梦中一般,那么按照传统的恐怖故事情节,应该在两人不知所措时出现一只大怪物。
“豆豆,小心后面!”
伊莱一把拉开豆豆,铁斧挥击在一个黑色的人影上,可是后者并没有收到铁斧的伤害,铁斧也只是穿了过去。
“你好。”
人影的脸部逐渐出现蓝色的光点,继而继续陈述着:“我是来自仙女座的米卡尔星人,对于这个星球的原生物种应该是这样,首先,我向这颗星球的原生物种致以沉重的歉意,因为当这颗星球的原生生物能够在仪器检测到属于智能生物的时候,就证明我的飞船,还有携带的灾难来到此地。”
“我不奢求这颗星球的科技水平是不是低于,或者高于我们的星球,我只希望看到此条信息的人,能尽快团结所有同类,共同抵抗这次灾难。”
“米卡尔纪元3055年,米卡尔星的技术已经能达到探索宇宙的水准,3165年,实战超光速旅行技术。3245年,爆发第一次星系战争,因为战事原因,米卡尔人不得不一边抵抗外部入侵,另一边也需要解决食物危机,因为战争的爆发,米卡尔人一直是食用生物,而不是植物,为了供应前线战士的给养,科学家们通过基因工程培育了代号为—-燃-1的第一只转基因生物。”
太上問道章 黃黑之王
“因为燃-1的诞生,在基因上这些生物能迅速繁殖,肉质也赶得上普通生物的口感,在极短的时间内解决了前线战士的食物问题,18个纪元后,在全部米卡尔星人的抗争下,入侵者终于被赶出星系,米卡尔也迎来了久违的和平。”
“只是燃-1的进化远远超乎科学家和饲养员的预期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进,越来越多的米卡尔人开始因为食用燃-1出现副作用,大批的居民开始莫名其妙的手舞足蹈,包括一些战士们也开始对平民开枪。起初高层只是以战后创伤为由,并且考虑战后人口的激增,开始实行外星殖民计划。”
“我很幸运,因为战功卓越的原因,成为探索队的一员,可是当我踏入飞船那一刻起,我就成为这颗星球,也就是诸位家园灾难的始作俑者。”
“因为燃-1是食物,我们也不清楚如何清缴他们,因为旅行时间过长,我已经失去和母星的联络,现在还请这颗星球的智慧生物们不要食用这种生物,因为在旅行途中,因为长时间食用,我本人和队员们的精神情况也每况愈下……”
正当两人听着遥远星系带来的故事时,他们的身后,已经占满了群众和爬虫,包括坐在金字塔上的少女。
“依依!”
伊莱抬头在望去,依依正带领着人群在用树木构建什么一样,爬虫们也在快速加工树干,短短时间内,数千只爬虫竟然搭起了一座宫殿,而且这个宫殿是伫立在湖面之上。
“愚蠢的卡米尔人,请抬头看着你们新的女王!我将,带领你们走向新的世界!”
“完了,这大结局太草率了。”
伊莱看着身边的人影,“喂,这玩意没办法解决嘛。”
“有的。”
惊讶的是,人影竟然回答伊莱的问题,“我是船员达的意识残存,我可以辅助各位解决这次的灾难。”
“出发之前。还请诸位拾起我脚下的投影装置,我将指引各位前往我的飞船。”
投影很快在伊莱的手上缩小,根据达的指示,两人来到密林深处的洞穴。
顺着灯光往深处走,一瞬间,整个洞窟亮如白昼。
“已重新激活权限,船员,请进行指令。”
请让我做单身狗吧!
裸足的天使
围绕「昼与夜」发生的舰娘们的短篇集
“查阅,燃-1数据。”
“文字已经转译为你们的语言了,请抓紧时间。”
伊莱迅速阅读数据,这些文字其实和笔记记录的大相径庭,只是更为全面罢了,其中有一条让人毛骨悚然的是:爬虫死亡后会被同类拖走并分解为新的爬虫。
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爬虫越来越多的原因,可是因为是食物,米卡尔人也没有记载应付方法,不过由于爬虫也是碳基生物,应对方法基本上和对付人类差不多。
“如果能快些,我想你们可以解决。”
“什么意思。”
“如果你们也是碳基生命的话,的确是会收到爬虫的致幻作用,但是这些年来,抑制幻境的药剂其实我们也研制出来,不过时间并不持续,所以,如果你们星球有这项技术,倒不如放手一试。”
米卡尔的科技很快批量不少试剂,只是原料也很快用完,不过伊莱已经有计划。
两人很快找到军方,并提交试剂和配方,因为第一次的笔记,军方对伊莱有些信任,通过协商,直升机开始对丛林的湖泊进行人工降雨。
试剂很快抑制人群和爬虫的躁动,不多时,军方开始隔离这次游行的人群,兵不血刃的解决问题或许就是个好的结局。
隔着围栏,依依看着伊莱,有些不知所措,“我这是怎么了。”
“没什么,之前做了个梦吧,后面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豆豆也想去说些什么,只是手机猛地一响,“儿子,这个生日礼物,你还满意吗?”
“妈?”
“后来呢?”
“后来啊,豆豆上了大学,伊莱追到了依依,所有人都回到了以前的生活,只是不知道,豆豆的妈妈在哪里,而且,是不是还有爬虫会出现。”
“好了,该睡觉了。 ”
“爷爷。你说那个花园,真的存在嘛。”
“在的,一直都在。”